当前位置: 主页 > 社区 >
代表委员谈社区治理:加强体系化建设、搭建“网格化+邻里圈”
发布日期:2022-01-09 08:2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北京,不仅有屡建奇功的“朝阳群众”,更有热心的“西城大妈”、邻里互助的“大兴街坊”……来自社区基层的力量正在疫情防控、社区精细化治理等多个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。在今年的北京“两会”上,不少代表、委员都关注到社区治理的话题,纷纷建言献策。

  朝阳区麦子店街道枣营社区的“朝阳群众”林典强年过花甲,每天都过得忙碌且充实,社区垃圾分类守桶、码放共享单车、清除社区“小广告”……林典强每天在小区里巡逻超过1万步。军人出身、正义感爆棚的他更热心地守护着社区的治安,小区里来了陌生人、谁家被出租成了群租房,老爷子“手疾眼快”地联系综治办,将小区的问题隐患消除在萌芽中。

  北京市人大代表、麦子店街道枣营北里社区居委会主任陈桂平告诉记者,在朝阳各社区,像林典强这样的“朝阳群众”比比皆是,就连租住在该社区的外国朋友也成了“朝阳群众”。

  北京市人大代表、麦子店街道枣营北里社区居委会主任陈桂平。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

  陈桂平回忆说,枣营北里社区有一位在京生活十多年的外国朋友,不仅说得一口流利的中文,疫情防控初期,他还主动找到社区,也想像其他志愿者一样到小区门口执勤、站岗。她说:“起初社区给这位外国朋友发放了常规的医用口罩,但常规口罩遮不住他的脸,也遮不住他的胡子。所以街道、社区赶紧联系了口罩生产企业,专门给他定制了大口罩。”来自街道和社区的爱心口罩拉近了彼此的距离,这位外国朋友成了名副其实的“朝阳群众”,站岗、执勤从未间断。

  在陈桂平看来,社区工作包括方方面面,除了社区工作者的努力,更需要居民的配合、支持,只有动员更多居民参与,社区治理才能事半功倍。“这位外国朋友当上志愿者后,小区里越来越多的居民主动报名参与疫情防控。”陈桂平说,社区是个大家庭,每一个人都是家庭的一分子,大家拧成一股绳,才能建设好美丽家园。

  北京市人大代表、大兴区瀛海镇瀛海家园一里社区党支部书记、居委会主任刘学敏也有这样的感受。瀛海家园一里社区有3000余户、上万名居民,是一个大型社区,不过社区工作者只有12人。10000:12,这是一个悬殊的比例。工作人员少,需要服务的居民多,怎么办?刘学敏说:“我们广泛动员居民主动参与社区建设,我们把大家当朋友、当亲人,大家把我们当朋友、当亲人,互相信任,这社区工作就好开展多了。”

  北京市人大代表、大兴区瀛海镇瀛海家园一里社区党支部书记、居委会主任刘学敏。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

  居民共建给小区带来显著的变化。陈桂平说,经过社区、居民的共同努力,枣营北里社区成为北京第一批垃圾分类示范小区。在今年的“两会”上,陈桂平带来关于垃圾分类的心得。她建议尝试定时定点对垃圾进行分类、回收,使居民养成不同垃圾有序回收的习惯。“比如,先期对废旧电池、过期药品、油漆等有毒有害垃圾,以及破沙发、破桌椅等大件垃圾进行定时定点回收,也可以通过第三方上门定时定点回收的方式换取积分、兑换礼物,既使垃圾变废为宝,又循序渐进地深化了垃圾分类,逐步培养居民定时定点回收垃圾的习惯。”

  在社区工作多年,刘学敏落下“职业病”,“我听见救火车警笛响就特别紧张,担心社区出现火情。”

  刘学敏说,她最大的愿望就是社区平平安安。不过社区的工作千头万绪,12名社区工作者常常忙得焦头烂额。以社区防控来说,疫情最吃紧的时候,就只有一名工作人员完成数据收集、整理,“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,收集居民返京信息、录入系统、查验信息……我的这位同事非常年轻,有一次都忙哭了。”刘学敏说,她心疼同事,但社区工作、尤其是疫情防控必须一丝不苟地完成。所以刘学敏只得不断地鼓励这位年轻的同事,在疫情面前不能当“逃兵”,再坚持坚持。

  因此在今年“两会”上,刘学敏带着增加社区工作人员数量的建议上会,她希望有更多人加入社区治理工作中。

  “社区动员,最重要的是居民参与,实现人的参与,首先人与人之间要产生关联,远亲不如近邻,熟人社区是最理想的社区居住关系。”说到社区精细化治理,北京市人大代表、平谷区滨河街道滨河社区党总支书记、居委会主任王月波建议,社区党总支通过网格化的方法,实现精细化治理的路径,建立邻里圈,突出熟人效应,“网格化+邻里圈”,实现熟人社区建构,将党的组织内嵌于最小管理单元楼院;居民自治外化于最近邻里之间邻居;社区服务贴心于最短服务半径家庭,提升社区自治管理的内生动力。

  北京市人大代表、平谷区滨河街道滨河社区党总支书记、居委会主任王月波。新京报记者 王子诚 摄

  她举例称,滨河小区作为老旧小区,没有物业公司,卫生由环卫负责。记得7号楼的主管道堵的时候,小区并没有公共维修基金,按照《民法典》规定,这种局部公共维修资金的筹集,应由共有管道的所有业主来共同维护和维修。但居委会说到这一条,就有居民提出“凭什么?”“只要有一个居民不同意,管道就修不了。”王月波说,在僵持的过程中,有一户居民站出来说服了其他业主,管道顺利得到了维修。通过这件事,不仅业主的关系更好了,对管道的爱护也比原来更好。

  疫情已经持续两年了,平谷区是目前北京市唯一一个“零感染”区。这靠的不是运气,而是在疫情防控“大考”中,平谷区第一时间成立了城市基层和农村基层两个防控组,社区、农村严防死守也起到了重要作用。王月波介绍,在疫情防控过程中,滨河社区党组织按照楼栋、单元,将滨河社区划分为3个网格管理片区,社工作为楼管家,楼长、单元长就是强有力的助手。同时还建立了邻里圈28个,党员圈2个,社团圈5个,社区团购服务圈1个,吸纳社区居民1500人加入到群里,增强邻里沟通。

  北京市政协委员、北京至高美术馆馆长米良也谈到了社区网格化管理,提出了当前面临的问题。

  他认为,当前我国正处于转型期和矛盾凸显期,各种矛盾交织,在城市社区集中体现,如邻里矛盾频发、公共设施缺乏维护、公共资源过度使用或紧缺、公共空间肆意侵占、小区环境恶化、物业服务管理成本走高与物业收费困难的拉锯战等,这些现象统称为城市“小区病”,它成为社区治理的严峻考验。

  米良认为,不同功能区的网格管理特点存在区域差异;网格化管理目标过于寻求工具性方法的创新应用,给推进基层民主和社区自治工作带来了负面效应。同时,网格化管理需要大量资金支持,但基层筹资渠道有限。

  就此,米良建议,构建多元主体参与的工作格局,加强居民自组织的培育,将居民个体力量向组织化靠近,有利于居民诉求表达,有利于公民意识和参与能力提升。

  同时,要拓宽网格管理的资金筹集渠道,“对于市场有能力承担的管理和服务项目要果断放手,对于不愿投入或能力不足的非政府组织要适时进行引导性资金投入,促进社会各界主动投身于社区建设和发展。”米良建议,要综合运用各种财政、税收优惠政策,增强投资社区管理与服务的吸引力,建立健全相关政策法规,为社区财政经费筹集和合理使用提供法律保障。充分利用社区自身优势,规范社区募捐机制,广泛吸纳社会闲散资金,不断增强社区自我积累和资金募集能力。

 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,完善多元参与基层治理格局。落实接诉即办工作条例,健全配套制度,提高12345市民热线接通率,做实网格化服务,提升基层治理和服务群众能力。“这是我首次在政府工作报告中看到这样的表述。”北京市人大代表、东城区朝阳门街道鸿安国际大厦商务楼宇工作站站长郑红强说。

  北京市人大代表、东城区朝阳门街道鸿安国际大厦商务楼宇工作站站长郑红强。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

  作为一位在社区工作过多年的人大代表,郑红强一直关注社区治理的体系化建设。他告诉记者,以往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社区工作,都是一项一项具体任务列出来。而此次,不仅提出要“完善多元参与基层治理格局”,还指明了提升社区能力的抓手,最终要达到的目标是“提升基层治理和服务群众能力”。郑红强说:“这样的表述是符合社区体系化建设要求的一个方式,我看了以后非常振奋。”

  郑红强表示,以往提到社区治理工作,均以单独项目、任务的形式下发,呈现出碎片化的形式,不仅效率不高,且不易形成可复制、可推广的经验。具体项目的落实情况,还有赖于社区负责人的能力和水平。

  他认为,应该深入构建涵盖制度体系、主体要素和服务体系在内的社区治理体系。如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,完善多元参与基层治理格局,这个“多元”即参与主体,引导社会力量助力社区治理和民生服务,是丰富多元主体参与社区治理的横向拓展策略。“让专业的人去干专门的事情,同时强化社区融合、协调、调度的作用,最终要达到的目标,在于发挥多元主体社会性强和灵活性大等突出优势,为社区治理注入创新活力。” 郑红强说。